狗万买球 >狗万平台网址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11 08:24:01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14岁少年从孤儿院逃出后,向民众凑足约100令吉买车票回去柔佛找母亲救兄弟姐妹。
14岁少年从孤儿院逃出后,向民众凑足约100令吉买车票回去柔佛找母亲救兄弟姐妹。
母亲方兰清报案后,与兄长方顺兴出示报案书。
母亲方兰清报案后,与兄长方顺兴出示报案书。

(槟城16日讯)一名来自柔佛单亲家庭的14岁少年,从大山脚一家孤儿院逃走,靠着民众接济下凑足约100令吉返家乡寻母,揭露孤儿院管理人不止没妥善照顾他们8个兄弟姐妹及两个年幼侄子,反之还遭虐待、性侵、毒打、烟头熨烫,其二姐更因跌伤延误就医逝世!

无力照顾10子女 单亲妈妈送孩子入孤儿院

根据NTV7华语新闻报道,一名柔佛45岁的单亲妈妈方兰清,原与丈夫育有10名子女,不过自4年前丈夫去世后,因为无力照顾所有孩子,所以在朋友介绍下把其中8名孩子及大女儿生下的两名外孙送到大山脚一家孤儿院内,不料孩子却没获妥善照顾。

她的第4儿子,指不堪自己及妹妹们被孤儿院里的管理员虐打,希望能将兄弟姐妹们救出而只身逃走,靠向路人借钱买车票回柔佛求助。

方兰清最小的儿子已夭折,而长女目前则在马六甲一所感化院内。至于14岁儿子在逃出孤儿院后,在一天内就筹足路费买车票回柔佛,希望能找到母亲,并将兄弟姐妹们救出。在回到柔佛州几天后,辗转在其他人帮助下找到自己的姑姑,并在姑姑帮助下找到身在麻坡的母亲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今日方兰清与儿子,在大舅方顺兴及超级摩多爱心组主席王马健发陪同下,道出这家孤儿院对他孩子所作出的一切。方兰清说到伤心处忍不住流下眼泪,儿子在描述自己的兄弟姐妹在孤儿院里的遭遇时,更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与悲伤,提高声量时连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方兰清告诉记者,二女儿在半年前离世时,她通过另一个朋友介绍,在大山脚一家肉骨茶店工作,希望可常接触到孩子。但她心寒的是,到孤儿院探望孩子时,孩子们都跟她保持距离,连妈妈都不叫,而且不愿告诉她任何事情,其中几个孩子更对她言出不逊。

她不满的是,二女儿死后百日忌,孤儿院负责人不仅没通知她,还擅自帮她女儿改姓,而这些消息都是她在大山脚的朋友向她展示脸书的资讯后才知道。她已针对此事,向大山脚警方报案。

常见陌生男子出入孤儿院

方兰清在大山脚工作时,常到孤儿院探望孩子们,不过院方却不愿让孩子与她接触。

她常看到有陌生男子出入孤儿院,一名在该幼儿园帮忙的朋友,更亲眼看到其女儿被孤儿院里的人虐待,强迫孩子吃下在垃圾桶里的食物。她提及,随着儿子逃出该幼儿园后,院方没再联络她也没当一回事。一直到姑姑带着儿子找到她的时候,才惊觉自己所托非人。

她现在只想将孩子们全数带回麻坡自己照顾,毕竟孩子们都是心头肉,没有人会要见到自己的孩子被虐打。

舅舅探访外甥料理后事 不时目睹孤儿院人员动粗

方兰清的大哥方顺兴表示,早前在接到外甥女死亡后被送往医院的消息时,曾和妹妹一起前来槟城,但没想到外甥女在6天后就“消失无踪”,在追问孤儿院后,负责人仅以一句脑膜炎轻轻带过。

后来,他在该孤儿园里住了几天,探访外甥们并协助料理外甥女后事时,不时看到孤儿院里的人动辄对孩子们动粗,甚至连4岁孩子都鞭打,甚至亲眼看到院长的儿子常拉扯其他孤儿院里男孩下体,而院长永远只会责怪其他人。

在这段期间,他也看到文身陌生人在里面居住,而孤儿院里的孩子以女孩居多,这是匪夷所思的事。最令他愤怒的是,孤儿院的负责人欺骗他,告诉他有让孩子们去学校上课及补习,但他发现到孩子们根本都没去上课,也没补习。

少年凭着儿时记忆 回老家游荡寻亲

想要将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救出来,方兰清的四儿子大约于6月27或28日时逃出孤儿院。

她的儿子在抵达柔佛州后,却因为不知道母亲身在何方,在凭着记忆回到曾居住的老家附近游荡了好几天,才在认识父亲的友人协助下找到姑姑,并在回到柔佛一个星期后,与姑姑一起找到居住在麻坡外婆家的妈妈。

说起自己兄弟姐妹在孤儿院的遭遇时,他一度激动,除了声量提高,连声音都发抖,直指自己的二姐来到孤儿院后,被院长指示照顾他们几个兄弟姐妹而每天忙碌至深夜,太过劳累导致走路时不慎从楼梯上跌了下来,伤到后脑勺,甚至只给姐姐吃麦片当正餐。

虽然有向院长投诉但却不受理,在几个月后情况加剧,院方才找一家诊所让姐姐看病,而姐姐那次的伤导致在晚上会出现精神恍惚,无法认人,还被孤儿院里的管理员拿来寻开心,甚至作弄姐姐到凌晨三四点。

他在来到孤儿院两年后,才被送到学校去上课,因为两年没有上课,导致自己学习进度已经跟不上。结果,他常被里面的管理员以考到零分为由,一直以藤鞭痛打,导致手掌红肿,甚至还伤到了腰部。

8岁的幺妹情况更糟,只要犯点小错就被处罚,而院长常换处罚的方式,妹妹曾被管理员以香烟头烫脚底处罚。由于他较叛逆,孤儿院的人恐吓要带他到新山交予黑社会,他在担心下决定逃离孤儿院。

同时,他透露一件惊人的事,指17岁的三姐前天跟他通电话时透露自已已不是处女,并已与多人发生关系,唯也要求他不要再追问。他为寻找母亲,已有两个星期没上课。

王马健发:展开调查 尽力协助方兰清孩子

超级摩多爱心组主席王马健发说,在接收到柔佛州当地的一个重机同好告知这家人的遭遇,并要求他出手协助时,他决定先展开调查后再做决定。

他了解到了方兰清孩子们在该孤儿院面对的遭遇后,决定协助方兰清将她的孩子全部从孤儿院尽数救出来。他说,虽然方兰清这家孩子们目前还年幼,但他相信孩子们在与妈妈团聚后,辛苦也只是短暂的事而已。

不过超级摩多爱心组将尽可能协助他们,毕竟一个单亲妈妈要独养10名子女孙儿并不易。该组织在计算她们一家人的生活费后,觉得若以每月约3000令吉费用来计,未来3年内这家人大约需要10多万令吉。

一旦几名年纪较大的孩子,在成长后能外出工作,那家里经济状况就没有后顾之忧。无论如何,在短时间3年内,这家庭需来自社会大众的善心人士帮忙,因此他希望柔佛的民众能帮忙在武吉甘蜜一带找到租金便宜的房子,让他们能回到柔佛重新生活。

警方突击孤儿院 负责人一度拒配合

警方到收留中心带走相关的小孩。
警方到收留中心带走相关的小孩。

警方于周六晚,根据方兰清的投报拉队突击被指涉及虐待孩子的孤儿院,带走9名孩子调查;孤儿院负责人一度拒绝配合,惟最终还是让警方带走孩子。

方兰清于周六在威中县警局报案。根据报案纸指出,本月7日晚上8时14分,她在柔佛武吉甘彬与14岁儿子会面后,获知儿子冒险从孤儿院逃出来,并指在孤儿院遭到虐待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母亲发现到儿子手臂及身上有淤青,而儿子也透露,同样在孤儿院内的兄弟姐妹,也遭到虐待及性骚扰。而排行第二的女儿,不幸去年在该收留中心失责照顾下逝世。她是在4年前,把8名孩子(现年8岁至17岁)送往该孤儿院。

警方于晚上8时许,拉队突击该收留中心,行动期间,该母亲与孤儿院负责人有起冲突,随后警方镇压场面。当时中心内尚有其他小孩,不过警方仅带走相关的小孩回警局调查及验伤。

在场警方没针对此事发言,而孤儿院在警员离开后,即时关上大门拒访,不愿针对事件做任何声明。

责任编辑:王紧 CN037